经济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公共经济学
贝斯特手机版下载|贝斯特手机版网址|贝斯特手机客户端下载(欢迎您) 王文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的金融风险及监管
发布时间:2017-03-16 10:04:57

中国经济进入深度转型期,供给侧改革成败决定中国经济能否实现长期稳定增长。只有加强对这类新型金融业态的监管,有效防控风险,才能在传统金融业态之外,为供给侧改革提供更加有效的金融支持。

  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深度转型期,增速在减慢,增长质量在提升,传统的增长点逐渐失去优势,而新的增长点正在孕育、生长。在短期内,出现结构性的失衡,引发各种矛盾,继续沿着过去的路径,只能走入封闭的循环之中。回顾中国经济改革的路径,虽然在宏观层面上,国家重视社会需求管理,但真正得益的却是供给层面。需求刺激激发了供给潜能。只是由于改革路径和策略过于重视需求层面,导致供给出现结构性矛盾和内涵的低质化。需求层面改革最大的好处是给人以希望和短期利益的满足,但问题则是很难使人沉下心把东西做好、做精,使我们丧失对长远利益追求的冲动。

  30多年,对于一个巨大体量的经济体,并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失衡的经济管理策略,已经使我们尝到了苦果。我们获得了引人注目的发展,但丢掉了创新和占据市场制高点、环顾世界的霸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真意是对30多年需求侧改革的一种补差。或者说,在中国,我们已经不需要快速增长的数字,我们需要的是内聚的质量。而需求管理和改革显然已经不能帮助我们实现目标,只有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真正挖掘出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然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更多层面的配合和支持,其中,金融层面的支持显得尤为重要和关键。

  缺乏监管的金融无法有效支持供给侧改革

  中国的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在于结构性失衡,直接金融市场和间接金融市场发展水平显著不匹配。当前,我国金融业供给结构没有完全匹配社会的需求,关键是,对非银行类的金融产品和模式缺乏有效的监管。尽管非金融机构借助互联网等媒介呈现出金融蓬勃发展趋势,但真正提供的金融资源,却隐含着大量的风险。对供给层面的金融支持,也因此而大打折扣,甚至引发出极大的社会动荡。

  受自身经营模式的限制,银行对供给的支持并不会因为国家推行各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而真正发挥出巨大的实质性的作用。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国家要求银行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的融资贷款,并出台各种硬性制度。这一举措在本质上也是对供给的支持,但效果显然是差强人意的。

  在互联网金融井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需要用新金融,特别是用互联网金融的方式为居民、小微企业和创新性企业提供差异化的服务。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借助互联网以低廉的成本收集到可靠而拥有的数据信息,以及在不完全依托国家,也能建立起内部自洽的信用体系。可以说,互联网金融是对传统金融市场的一种有力的拓展。

  但互联网金融以及其他类似的民间金融由于得不到有效的监管,成为一些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的温床。在当前金融结构性严重失衡的情况下,这些借助新的媒介发展起来的金融市场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供给层面的金融支持因缺乏活力,而受到极大的制约。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金融制度创新的支持

  由于我国传统实行高度集中的管理模式,遏制了地方政府机构在金融行业创新方面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中国的改革成果模式之一是“地方先行、总结经验、全国推广”,对金融领域的改革,这种改革模式显得更加有价值。当前随着我国金融改革的不断推进以及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地方政府对于金融改革获得了先行先试的机会。以互联网金融为例,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金融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支持深度和广度是非常大的,特别是能够精准地支持一些创新项目,能够将金融风险分散化。但是金融监管制度没有跟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导致互联网金融出现了系统性的风险,严重损害了广大居民的利益。

  鉴于此,当我们谈论金融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我们一方面要考虑传统的以及资本市场的作为;另一方面,更要具备突破性思维,把眼光聚焦在新形态的金融上来。在互联网时代,推动互联网金融监管,使互联网金融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才能为金融制度供给方面改革探索出一条新的道路。

  当然,当金融供给环境处于经济下行趋势下时,金融行业面临的风险压力会越来越大。在这个时候,互联网金融能否顶住压力,承载起金融的供给支持,关键是能否实现业态创新和监管创新同步。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金融产品及服务风险极具传导性、复杂性,因此要在行业洗牌中存活下来并成长壮大,必须依靠不断改革创新提升金融企业的风险防控能力。在我国缺乏社会信用管理体制的情况下,哪怕互联网金融具备大数据处理能力,但如何有效规避信用风险和道德风险,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国家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法规不完善,有效的监管体系始终没有建立起来,利用互联网金融更容易实现套利,不法分子正是利用法律漏洞,开展金融犯罪。

  因此,当我们看到新的金融业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巨大价值时,实际上,在短期内,却很难指望这些金融业态拿出实质性的支持。这是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遇到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金融监管中的困境和转型

  中国金融改革遇到的最大问题在于监管的范围和尺度如何设定。监管范围过大,尺度过广,显然会遏制金融创新的空间。相反,监管部门画地为牢,过于保守,则会出现监管范围内死气沉沉,监管范围外乱象丛生,监管始终处于进退失据的状态。

  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看,需要我们将金融资源深入到更加微观的经济主体上。从风险防控角度看,金融资源一旦分散到微观经济主体上,必然增大监管的成本,以至于监管流于形式,风险不但不会减少,相反,还会增大——在流于形式的监管体系下,风险更容易隐身。

  我们的监管体系转型需要的不是如何考虑加大惩处力度,也不是被动地追踪被监管金融业态,以防堵的方式遏制金融风险。不能以固有的监管思维和方式去防控新金融业态的风险,而应借助新的金融业态得以生长的媒介和生态圈,在同一个平台上,建立金融监管体系。显然,我们当前的金融监管体系还未在这方面迈出实质性的一步,至少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显得乏善可陈。而这恰恰会导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因为得不到有效资金的支持,传统行业再次成为改革的最大受益者。显然,这并不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希望看到的。

 

文章来源:和讯网

详见:http://opinion.hexun.com/2017-01-05/187626498.html

 

Xml地图